苏打汽水球

【祺泽】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

现实向半架空,双向暗恋,没什么营养。

Bgm: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      这首歌真是又嗲又志摩! 

00.

你喜欢吗?

01.网瘾少年誓不认输

       李天泽偷偷溜回宿舍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,夏夜温软的风包裹着他,愉悦的同时也没忘了特地绕远路去看马嘉祺卧室里的灯。嗯,没开。李天泽心满意足的掂了掂手里的冰粉,昂首挺胸地向大门进发。

       猫一般悄无声息地关了防盗门,弯下腰脱鞋的李天泽被客厅里的人影晃得一个激灵,下一秒,他听见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“怎么才回来?去哪了?”马嘉祺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,李天泽的小天线却接收到了不一样的讯号。啧啧啧,生气了。“就出去散散心啊。”李天泽手上继续着脱鞋的动作,尽量不动声色的将冰粉的袋子藏在鞋子后面,然后麻利地站起来溜到马嘉祺旁边,试图转移话题。“小马哥你怎么还没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天泽心中暗喜,正盘算吃冰粉的时候要追什么剧,就看马嘉祺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,大步流星,直奔门口而去。还没来得及追过去,马嘉祺已经拎起藏在李天泽鞋后的冰粉袋子。“吃完我们天泽特地给我带的夜宵就睡。”马嘉祺这几个字说的有股咬牙切齿的意味,李天泽立马认怂,“马嘉祺我错了!”说着就去抢马嘉祺手里的袋子,却被马嘉祺几个闪身躲了过去。李天泽咬咬牙,喊着“为了冰粉!”就冲着马嘉祺扑了过去。马嘉祺后退一步,拎着冰粉的手背到身后,另一只手把李天泽锁住,“不是说胃疼么,怎么还偷偷溜出去买冰粉?我就说晚上的时候怎么那么好说话,说不吃就不吃,结果给我搞这出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天泽刚刚扑的太猛,现在被马嘉祺以一种极度扭曲的姿势限制住了动作,挣脱不出只能头靠在马嘉祺的胸膛躺平任说教。眼看这冰粉也吃不到了,耳边的心跳声还扰得自己心猿意马,李天泽越想越气,于是趁着马嘉祺不备,表情恶狠狠地偷偷挠他的痒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嘉祺怕痒,一下就松开了牵制着李天泽的手,冰粉袋子却攥得牢牢地,哄着李天泽去睡觉,任李天泽撒娇或是耍赖都没松一点口。李天泽关上自己房间门的时候冲着客厅里还笑得温和的马嘉祺大喊:“绝交十分钟吧!再见!“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之后,李天泽收到马嘉祺的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分钟到了。胃不舒服就别吃凉的了,不然以后都没有冰粉吃。晚安。“

        天哪,马老师为什么这么温柔。李天泽捂住自己微微发烫的脸,内心哀嚎,整个人好像变成了一摊沸腾的泡泡,手上却不服输,发了一个“年轻的生命中突然出现一丝阴霾”的表情包。刚准备把手机扔到床头柜去睡觉的李天泽感到手机的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条来自马嘉祺的语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低沉的轻笑顺着听筒流出来,酥酥麻麻的震颤着李天泽的心脏,他听到马嘉祺的声音温柔地说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晚安天泽,别气了,以后你所有的冰粉我包了。“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马先生啊,以后又那么远,你一定要说到做到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天泽回了个晚安,锁上手机。少年的心事太复杂,13岁的李天泽不清楚心中翻涌的感觉是什么,但让人快乐的,总还是不算太坏的东西。快睡着的时候,李天泽这么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马嘉祺日记:半夜吃冰粉真的不是很明智,冰粉真的没凉糕好吃,为什么天泽那么喜欢吃呢?

 

02.你靠着车窗,我心脏一旁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李天泽对马嘉祺的第一印象不是很深刻,虽然家族运动会那一天热热闹闹的,可毕竟李天泽和大多数的孩子都是第一次见面,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拘谨,紧张中也没分出来精力认人。熟络起来大概要多谢两人外来务工组的身份,贺峻霖和宋亚轩总是困的早,每每到了晚上就只有日常熬夜的网瘾少年和马嘉祺坐在客厅,从尴尬一路聊到熟络。那一阵子丁程鑫刚好出去拍戏了,而大家又在为嘉年华和周年的事情忙碌着,歌曲组的马嘉祺就担起了帮丁程鑫走位的重任,李天泽勤勤恳恳地在站在高高的椅子上,举着手机认认真真地拍视频。夜深了,长江国际十八楼静悄悄的,李天泽和马嘉祺溜出去的时候街上也静悄悄的, 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店里的李天泽突然想吃冰粉,马嘉祺思考了一下,偏过头来看李天泽,“那我要凉糕吧。”店里的灯明晃晃的,映得本来就白净的少年更好看了,李天泽突然觉得呼吸急促失控到大脑快要爆炸,大喊了一声“你吃什么吃”,慌张的掩饰自己过速的心跳,匆匆忙忙的跑出店。

        掂了冰粉凉糕回来的李天泽威胁工作人员关掉摄像机安心吃饭,目光扫到那边马嘉祺笑得弯弯得眉眼。“你笑什么啊?”“没有,吃饭吧。”马嘉祺摸摸鼻子,敛了敛笑容,搞得李天泽莫名其妙,什么people啊都是。

        重庆和北京很不一样,同样的高楼林立,却平生出许多的趣味。李天泽曾和马嘉祺一起绕远坐穿过楼的地铁2号线,在李子坝下车然后晃晃悠悠的从楼中间走出去,再晃晃悠悠的坐公交到公司。2号线夏天挤满了游客,他们恰巧坐了最后一节车厢,李天泽还被当作小孩子,得到了一个座位,于是他跪坐在椅子上,扒着窗户边向外看,马嘉祺就贴着他的后背站着,一只手护着李天泽怕他滑下来,看着车窗外忽明忽暗,楼忽高忽低。温热的体温从李天泽的背后传来,隔着薄薄的t恤。车厢穿过楼层的时候两个人兴奋的惊呼出声,又觉得不好意思似的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北京和河南的气温在夏季也绝不是善茬,可重庆的夏天真的很热。李天泽一边嚼着冰粉一边给自己扇风,听着马嘉祺几乎崩溃的吐槽着下午两点的太阳。“可是我觉得的这里的夏天很温柔,就连阳光都带着水汽朦朦的感觉。“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你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嘉祺没有反驳,笑眯眯的抽过一张纸巾递给李天泽叫他擦擦嘴角。“真是个孩子呀。“”什么呀?你不也才十五岁?我已经十三岁了!“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的山城笼罩在薄薄的雾里面,两个人在千厮门大桥上慢步。摄影的staff有点遗憾的跟他们两个讲,要是早点来桥上的灯都还没有关的时候会更漂亮。两个人也并没有多少的失落,对他们来说,夏天还长着呢,他们有足够的耐心在训练的间隙跑遍整个山城,就像两个人约好的那样。

 

03.树叶有翅膀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马嘉祺来说,这个夏天就像一场奇妙的旅行。之前的每个暑假其实也都是忙忙碌碌的,训练、然后掺杂这一些通告,可这个夏天却有了陪伴。长江国际十八楼里有他并肩作战的伙伴,于是2017的夏天,他收获了那么多那么多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也很奇怪,才认识李天泽几十天,两人熟络的仿佛是相识多年的老友。马嘉祺总觉得李天泽是小孩子心性,连走起路都喜欢摇摇晃晃。有几次看到李天泽和妹妹视频,总觉得对面是个缩小了的李天泽,一样的小孩子脾气,一样的古灵精怪,一样的……可爱。和李天泽相处起来是一件很放松快乐的事,马嘉祺不用去考虑那些有的没的,开心了就笑,生气了就皱眉,李天泽的小情绪他都照单全收,他的不快李天泽也照单全收。这让马嘉祺不由得感叹,多开心的夏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天训练结束的时候,外来务工组闹闹哄哄的送走了一群重庆本地的崽崽,终于意见一致的准备去吃一顿夜宵。马嘉祺一如既往地体贴温柔,询问弟弟们的意见,上次吃了贺儿想吃的烧烤,上上次是亚轩喜欢的串串,这次就问天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麦当劳!”李天泽头发甩甩,臭屁十足。贺峻霖和宋亚轩一脸excuse me的望向李天泽,“李天泽你要不要那么幼稚!”贺老师忍不住惊叫出声,马嘉祺噗的一下笑出了声。“天泽你还真是小孩口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天泽依旧很臭屁,“你懂什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当李天泽在柜台点完餐端着盘子回到座位上的时候,马嘉祺看着盘子里多出来的玩具,才似乎意识到李天泽执着来麦当劳的目的。“天泽你……”马嘉祺无奈的笑。“马嘉祺你再多说一个字就没得吃!’

        四个人的卡座并不宽裕,大家闲闲散散地扯东扯西,马嘉祺坐在李天泽的对角,看着他咬着汉堡嚼着薯条,脸颊鼓鼓的像只小仓鼠,不自觉地笑得虎牙都晾在了外边。李天泽这边正吃的起劲,抬头和贺峻霖说话的时候蓦地对上马嘉祺的目光,然后红了耳朵,把脸埋在汉堡纸后面假装吃汉堡。贺峻霖看看马嘉祺又看看李天泽,咦?怎么闻到了疑似恋爱的酸臭味?

七次陈泗旭说了永别,一次他没有

#给我最温柔的70和49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陈泗旭小的时候养过一条金鱼,有天他回家时看到小鱼浮在水面上,惨兮兮的。妈妈有点为难的跟他解释,小鱼只不过是睡着了,陈泗旭却有种预感,他们不会再见面了。于是他对金鱼摆摆手,像电视剧里男主角和女主角道别的时候那样,在心里到了一句“永别”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他的第一次永别,不痛不痒的,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最近的一次在2016年暑假,他风风火火地结束了又名“台风幼儿园文艺汇演”的“七月月末考核”,又跟大家风风火火地回到小天鹅双语幼儿园收拾行李。一行人抱着包拖着箱子像来时那样乱哄哄的聚在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 班长抱着一堆衣服走包窜箱的询问:“这是谁的t恤?敖子逸!你的“给我五”都不要了?!”“短裤短裤!谁的短裤!”“谁的袜子——嚯!没洗的?!”

        陈泗旭看着班长一圈一圈的问过去,最后无奈的把一堆衣服都塞进自己的箱子,看着严浩翔和贺俊霖争抢一个足球,看着丁程鑫偷偷的绊了班长一脚,然后和班长闹成一团,看着敖子逸在旁边加油助威,天天和气的劝架,看着张真源被贺俊霖脱手的球砸到,气势汹汹的扑过去,看着黄其淋……咦?黄其淋呢?他的“小熊”被他系在行李箱的拉杆上,他却没有靠在行李箱上装深沉。

       陈泗旭四下找了一圈,才看到蹲在角落里的黄其淋。他悄悄的踱过去,幼稚的踢了一下黄其淋的屁股。黄其淋腾地一下站起来。“谁?谁踢我屁股?丁程鑫?又是你是不——陈泗旭?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被叫到名字的人立刻收起笑容眨巴着眼睛装无辜。抬手跟黄其淋打了个不明所以的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泗旭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黄其淋你在干什么呢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在和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道别啊,你看我们在这里训练了那么久,肯定对这里的东西都有感情啊,我这么重感情的人,肯定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不是路由器拔不下来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主要是联络感情,顺便拔个路由器嘛。”黄其淋尴尬的摸摸鼻子,一脸不要拆穿我的表情,脑子飞快地转着,想着怎么解释才能维持住自己盐帅小哥哥形象,陈泗旭却蹦蹦跳跳的走了,末了又转回来说“你叫我泗旭很好听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离开的时候,陈泗旭没有和张真源一起横冲直撞我,他慢慢的跟在黄其淋后面,看着他的背影,突然有点异想天开,你说,他的后背会不会还带着和自己在台上拥抱留下的温度呢?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他的目光太过于炽热,黄其淋转头,看到了黑红黑红的陈泗旭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明你怎么这么慢?行李太沉了提不动?”黄其淋就那么自然的从陈泗旭手里拿过行李箱的拉杆,“你看我想不想奶了个孩子?”陈泗旭看了黄其淋一眼,揪住了他的衣角,假装淡定的往前走。“走吧爸爸。”

       行李箱的轮子擦过地面,卡达卡达的响,气氛有点让人燥热的微妙。黄其淋看着陈泗旭有点红的耳尖,笑着问“泗旭你是不是害羞了啊?”陈泗旭眨巴眨巴眼睛,没有说话。黄其淋大叫不妙,陈泗旭怎么那么甜啊,他快要爆炸啦。

         幼儿园门口有一个高高的石阶,这群不走寻常路的小锅盖,都一个接一个的跳上跳下。黄其淋刚轻盈跃下,还没来得及耍帅就看见陈泗旭绕过了石阶走了出来。“爸爸你怎么那么闹。”“这个梗能不能过去了?!”

         大巴停在不远的地方,大家笑闹着走过去,上车抢占有利地位。黄其淋帮陈泗旭把行李放上行李架,陈泗旭乖乖就坐,在心里对小天鹅双语幼儿园说了声永别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场分别来的温温和和的陈泗旭每次回忆起来啊,心里都呼啸着要刮一场棉花糖风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新一季的《星期五练习生》开拍的时候陈泗旭没什么大兴趣,可是和严浩翔他们拍完第一期之后,特别是看了黄爸爸把严美娜嫁出去之后,陈泗旭突然来了兴趣,回家好好的琢磨了一下轮到自己的时候要做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晚上睡觉的时候,弟弟突然过来趁他不备关灯吓他,他突然就想去鬼屋。如果是两个人一组的话他一定不能选张真源——两个人都怕黑怕的要死,他可不想在鬼屋里和张真源比比到底谁的高音高!和黄其淋一起应该没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转天去公司的时候,还没来得及和大家分享自己的想法就急匆匆的跑去录短剧。他和张真源一趟趟的楼上楼下跑,忙的连那句“黄其淋你要不要跟我去鬼屋啊?”都没时间问出来。好不容易歇下来一会儿,黄其淋瘫在沙发上问他“泗旭啊,你要跟我说什么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急的,明天再说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黄其淋有点遗憾的样子,叹了口气,有点无奈“……好吧,明天再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起说出那句“祝大家武运昌隆”的时候陈泗旭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没头没尾的难过。这是怎么了呢,陈泗旭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谁提议一起回公司吃晚饭,点完菜之后,被要求唱主题曲的陈泗旭在那么多调笑的目光下喵了整整三分钟,黄其淋笑的几欲昏厥,仿佛喝了假奶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天晚饭后,黄其淋照例和黄宇航一起走。快走出门的时候,丁程鑫突然冲了过去,一把抱住黄其淋在他的后背狠狠的拍了两下。陈泗旭是真的不懂了,丁程鑫又是怎么了?刚刚也没有人喝酒了啊,不就是喝了芬达吗?
        可能是假芬达吧,陈泗旭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    眼看着黄其淋好黄宇航的身影要消失在电梯门背后了,陈泗旭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,猛冲到走廊里,使劲的按电梯按钮。
         门开了,他迎着黄其淋和黄宇航懵逼的眼神走进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和你们一起走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?我们不顺路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送送你。”陈泗旭直直的看着黄其淋的眼睛。黄其淋没有再答话,只是别扭的扭过头,揽住陈泗旭的肩膀,“谁说长江国际都是你的迷弟?看,我的泗旭!”

        黄其淋走出去的时候陈泗旭没有跟上来,黄其淋也没有回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黄其淋!”陈泗旭还是没有忍住,他跑出来,冲撞着给了黄其淋一个拥抱。黄其淋被勒得喘不过来气,还却只是温柔的摸了摸陈泗旭的头,没有说话。然后,陈泗旭又跑进电梯里,关上了电梯门。
        差点,差点就说了那句永别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 陈泗旭从来都不是什么现实的人,所以,他执着的觉得只要没说出那句话,他们总会再见的。

        会的吧,我在终点等你。

@荞麦_ 太太的抽奖我收到啦!
其实昨天就到了,不过今天才接到快递电话,真是惊喜的平安夜礼物!
东西真的超多der,也好好看哦(*/ω\*)
然后我说可以叫我小仙女,竟然真的写了to小仙女嘤嘤嘤好喜欢她

贴了一个封面_(ÒωÓ๑ゝ∠)_

刘志宏啊,是个明明都忍不住眼泪了还要笑着说再见的小男子汉。

想听他们合唱
想陪他们到2023
想看到笑着的他
想看他们的演唱会
想让我喜欢的人都快快乐乐的长大

之前去看小王子哭得稀里哗啦,希望和我一起看电影的小宝贝们都不要遗忘

求一份生写啊救命